旧梦不愿醒

BE专用马甲
热衷挖坑,随时准备弃坑落跑

同归(叶蓝)

emmmmmm中间部分请看本子=w=【被打




【殊途同归】

 

这一年,人间界处处大旱,只有一小国得以避免这场灾祸。

传闻,他们的国主,以自身紫气为祭,血肉魂魄为供,为他的臣民求来十年的风调雨顺。

因上苍感其好生之德,念其舍身之举,遂点其为水神,改名为蓝河,掌天下之水源。

重新获得一具躯体的蓝河,冰为骨,水为肉,一头水蓝色及腰长发,面容剔透,嘴角总是噙着一抹浅笑。

许是受了能包容万物的水的影响,他的性格也变得极为的柔和,整日里笑盈盈的,说话软软糯糯仿佛能看到江南三月莺飞草长,便是偶尔被无知的凡人冒犯了也不会发怒。

 

这一世,叶修见到的就是这样的蓝河。

 

彼时,人间界的大部分魔物已经被他封印回了魔界,至少万年之内他们是无法冲破结界来到人间界兴风作浪了,留下来的则是一些无法掀起大风大浪的低等魔物。

而叶修,在完成了自己下凡的使命后,先是记起了在天上自己身为紫薇帝君的那些事,然后也慢慢的恢复了关于之前几世的记忆。

记忆里,总有一个爱穿一身蓝衣的人,不算高大的身影,在任何情况下都非常坚定。面对别人的时候始终笑意盈盈,却异常容易被自己逗到炸毛。


-tbc-

同归(叶蓝)

【不问前路】

 

当今天下,四分五裂,战乱不断,魔物横行。

紫薇帝君叶修,因感慨众生生存不易,遂自愿下凡伏魔,历世间轮回,方重回天界。

 

人有人道,鬼有鬼路,仙有仙途。

对于那些不愿回归地府的厉鬼,以及在人间界为非作歹的妖魔,曾作为一方帝君的他一般会选择直接出手,打到魂飞魄散。

 

虽然下凡投胎,都要走过奈何桥,喝下那一碗忘却前尘的孟婆汤。

但是不管轮回几次,他始终没有忘却自己的责任,即使他心里并不甚明晰自己为何要这么做。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仙界出了名的最不解风情的“修炼狂帝君”在这次下凡轮回中,找到了那个与他最为契合之人,结束了自己不知多少万年的单身生涯。


-tbc-

心上莲

佛前曾有一盏莲灯,青灯古佛,日日受到佛气沾染和人间香火,久而久之,便能化成人形。因其化形后手中提一盏青色莲灯,遂自称青行灯。

日子就这样在清修中过去,日复一日,她在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修为到了瓶颈,再也无法精进一步。于是,她向佛祖求得去人间投胎的机会,感受世间百态,人生八苦。

人世间就这样多了一个名为青行灯,提着一盏青色莲灯四处游走的说书人。

 

一·见

雷雨天的夜晚,闪电一道接一道的劈下,仿佛要破尽世间所有的迷障。

“吱呀——”有个人走进了山上的一间庙宇,推门而入的时候木门因为年久而发出了一声呻吟,惊扰到了正在佛前蒲团上跪坐着的白发白衣的僧人。

他停下了口中吟诵着的佛经,转身看向了走进门的女子。她一身青衣,头发是比衣服颜色稍浅的淡青色,戴着几个白色绒球做成的发饰,手里拿着一把绘着淡青色花纹的白色油纸伞,伞尖还滴着水。大概是赶路途中突遇暴雨,虽然打了伞,却依然显得有点狼狈。她关上门后转身对僧人行礼:“抱歉,打扰到大师了。外面的雨实在太大了。”

“无碍。施主就在这儿歇一晚吧。小庙简陋,施主不要嫌弃才是。”他还了一礼。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在下着雷雨的夜晚还是有点点凉意的。

僧人转回身继续对着面前的佛经,却有点被搅乱了心绪。不知是因为外面的雷雨,还是因为刚刚进门的人。

 

“大师想听个故事么?”他听到那个女子这样问他,“小女子很感谢大师,但是身无长物,唯有一技之长,就是说故事。这是小女子行走于世安身立命之本。”

很奇异的,原本不安宁的心绪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安定了下来,似乎他就在等着她的这句话。“请讲。”他放下手中的经书,面对着她。

“在很久以前,那时候还是个太平盛世,百鬼夜行也已经许久未曾出现了。”她缓缓开口,嗓音空灵,一如她以前讲故事的时候那样。

 

二·识

坊间曾流传着一个故事。

传说,只要在午夜时分,点上一百支蜡烛,然后大家互相讲鬼故事,讲完一个就吹灭一支蜡烛。一直到最后一支蜡烛都被吹灭的时候,若那时候天还没有亮,那么参与的人就会看到一个美艳的女鬼,提着一盏引魂灯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带着大家的魂魄去往地府。

青灯引魂,不外如是。

关于这样的故事,有相信的,也有不相信的,但是总不缺好奇去尝试的人。

 

那是一个连百鬼夜行都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过的盛世,人与妖和平相处。

百鬼夜行,顾名思义,一百种鬼在夜间行走。

然而,除了那些成日里需得接触鬼怪的僧人和驱鬼师,又谁能知道,百鬼夜行,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一百种鬼的。而是整整一百天,每天增加一种鬼,从一种到一百种,一旦开始就无法被打断,这才是真正的百鬼夜行。

引魂女鬼只有在鬼煞将出之时才会来到人间,名为引魂,实为在鬼煞未出,百鬼夜行未成之前将其引入地府。只要第一天的第一种鬼——鬼煞——无法出现,那么,百鬼夜行,也就不会出现。

当出现了引魂女鬼无法引入地府的鬼煞的时候,百鬼夜行就会出现,这意味着这个王朝的气运彻底终结,祸乱四起,民不聊生。

 

 

作为一个说故事的人,她最不缺的就是好奇心,若非如此,她又哪来那么多故事可以讲呢?只有有了足够的好奇心,才能够讲出足够好的故事。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那一日,她一如既往的在讲故事,却听到了有人告诉她,城外的湖边最近日日都有美丽的女孩子出现。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人们看到她的时候她往往都是正在湖中泡澡。有时候河边还会有一个顶着装满水的碗的小妖怪出现,偷偷躲在那里看着那个漂亮的女孩子。

人们很好奇,这个女孩子是谁家的姑娘,就算从来没有在村子里看见过她,也没有谁会去猜测她是一个美丽的妖怪。直到有一天,一户人家的小男孩在河边遇到了她,好奇之下下水和她一起玩耍,然后,那个男孩看到了她美丽的鱼尾。

那天,小男孩是哭着回到家的,头顶有一个会长大的包,据说是被河童给揍的。

 

“青师傅,请帮忙看看我家儿子吧,已经好多天了,他头顶的这个被河童揍的包不仅没有退下去,还越长越大了。”那日青行灯讲完故事后坐在茶馆中喝茶,看到茶馆门前缓步路过了一个青衣白发的僧人,那个僧人身旁跟着一名妇人,手里牵着的小男孩垂着头,头顶有一个快跟脑袋差不多大的鼓起。

她看到那个僧人停下了脚步,蹲下身来把手放在了小男孩头顶的包上,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对小男孩的妈妈说:“这个是河童的咒语导致的,只有河童才能解开,如果由我来解开的话,有很大的可能会有后遗症。介意说一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前几天他偷偷溜去河边玩,回来的时候哭哭啼啼的,说下水跟长着漂亮鱼尾巴的小姐姐一起玩,结果上岸准备回家的时候被不知道什么人给打了一下脑袋。那天晚上头顶的包还没有这么大,本来以为会慢慢消下去,谁想到过了几天反而越来越大了。昨天带着孩子去找了那位晴明大人,但是大人似乎出远门了,并没有找到他。今天本来准备去青师傅您的庙里找您的,正巧在这里遇到了。”妇人眼中的泪水要掉不掉,小男孩也是一脸的愁苦相,“青师傅,请帮帮忙吧。”妇人几欲下跪,却被青行灯给扶住了。

“夫人不要哭啦,青师傅肯定会帮忙的。”青行灯扶起妇人,递给她一块手帕,说:“出家人本就以慈悲为怀,青师傅自然不会看着小朋友痛苦的。”

“青施主,能否请你随我们走一趟城外的树林?”青坊主原本正在思索要找谁跟他们一起去,青行灯的出现可以说解了燃眉之急。

“哎呀哎呀,你又叫错啦,说好的叫我阿灯的呢?”青行灯蹲下摸摸小男孩的脸蛋,问:“小朋友,可以带姐姐和这位大哥哥去看一看你遇到的那位长着尾巴的漂亮小姐姐吗?大哥哥想找那个小姐姐的朋友商量点事情哟。”

“那,好吧。”一直闭嘴不言的小男孩终于出现了动摇,有青行灯姐姐在就不用担心有着漂亮鱼尾巴的小姐姐会被这个和尚抓走了。

 

城外的树林里,他们找到了那个住在水里的漂亮女孩子,不出他们所料,这个女孩子果然是那个迷路到这里的鲤鱼精。

然而,在询问过鲤鱼精之后,事情却陷入了谜团。鲤鱼精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河童!更别说,他们想找的那个做出恶作剧的河童了。

在妇人焦急的快哭出来的时候,青行灯眼尖的在附近的一棵树后面发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她悄悄的告诉了青坊主,由青坊主念诀将那个身影给抓了起来。果然,这个就是他们在找的那个恶作剧的河童。

询问过原因后众人都有点哭笑不得,小男孩和鲤鱼精玩耍的时候摸到了她漂亮的鱼尾巴,然后被河童看到了。河童因为自己都没摸过鲤鱼精小姐的尾巴,就对小男孩施了一个咒,让他的头上长出了一个会越长越大的包。

“不要,我都没摸过鲤鱼精小姐的尾巴。”河童对于消掉小男孩头上的包这个请求表示了拒绝。

“你就是传说中鲤鱼精小姐的好朋友河童吗?”小男孩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扯住了河童的衣角,“那以后我还可以来找你们玩吗?”

“……”河童转头看向扯着他的衣角不撒手的小豆丁,疑惑道:“你不怕我们吗?我们不是人类哟。”

“可是你们是人类的朋友呀。”带着理直气壮的童音响起,“爸爸和妈妈都是这么告诉我的,青行灯姐姐也是这么说的呀!”

“我因为嫉妒你能和鲤鱼精小姐玩而让你疼了那么多天,你以后还敢来和我玩吗?”河童摸了摸小男孩头顶的那个包,然后那个包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了下去。

“没关系的呀,我知道你也是想跟鲤鱼精小姐一起玩的,以后我们一起玩好不好呀,河童先生。”脆生生的童声,听在河童的耳朵里异常的悦耳动听。

“对不起。”河童对他道歉,“以后我们一起玩吧。”

“好呀,下回给你带我妈妈做的小饼干。我妈妈做的小饼干可好吃了,带给你们一起吃呀。”小男孩听到还可以来找他们玩,脸上马上就笑开了花。



-tbc-

吸完了还能吸啥

头头:

记一下这几年看的日常膨胀叉腰系列:




已经追完了《大国工匠》《大国重器》第一、二部《超级工程》三部曲《辉煌中国》《航拍中国》甚至还有美国拍的《中国这五年》………………




真的,犯懒和抱怨的时候随便拿一部来看看,立马满状态复活,感觉随时能应征祖国麻麻的召唤去开辟星辰大海,那什么国际局势紧张关系啥之类的,都不值一提。




毕竟这个世界只有两个国家嘛。




一个叫中国,一个叫外国。



就……老规矩,cp22继续直参……我自己写的本子目前有《画堂春》(杜柔)《同归》(叶蓝)《心上莲》(青灯),合志有一本我写了半本的《人间八苦》(阎判)……正在写的《桃夭》(桃雪)……

好像漏掉的CPP个人主页地址:http://www.allcpp.cn/u/18955.do?showtype=1

喜欢的画手太太不接新。
委屈的哭出来ˊ_>ˋ

世事繁华一场梦,梦里谁许谁情深。

上一次写了普罗旺斯的薰衣草,下次写写斯里兰卡的薰衣草吧,毕竟总不能我的主角们都去一个地方看薰衣草吧,要是撞到了一起,那多尴尬(笑

白月光

白月光是我在瞿塘峡打空白画纸的时候从路上捡来的。

时候他还是七十多级,而我刚刚满级。骑着马路过那座桥后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清心,一时兴起转头回去看是谁,就看到了他。什么?为什么能确定是他?因为附近列表里只有他一朵花呀!

就这样认识了他,互相加了好友,偶尔好友频道聊聊天,慢慢的也熟悉了起来,可以算是亲友了。

后来,清明节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我的《九羊神功·断篇》还差最后一个,本来已经打算放弃,然而基友撺掇我在好友频道问一问有没有谁换的,我就顺手好友频道问了一句,他回复了我。

于是,我便入了队,去找他拿那个碎片。

我已经忘记了队伍里都有谁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我找到他的时候队伍里的人贴出我的ID问我是谁,他说,我是他情缘。

后来他总说,他用一本《九阳神功》换来了一个很好的情缘。

然而,始于玩笑的情缘关系,在我心里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虽然与他走过了很多地图看过了很多风景,也做过了苍山那个抱孩子的任务,曾经也有人试图挖我墙角而失败。我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后来就死了情缘,我也在那个区A了,去了其他服。

再过了很久,我回去过一段时间,此时他已经有了新的情缘,我便又去了其他服流浪。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说他准备A了,以后也不会再上了。我便回去了一趟,把一直欠着他的那个海誓山盟放给他了。

其实在他A了之后,断断续续的还是会跟他在微信上聊天。说起来,他的微信还是为了我特地去注册的呢。

然而,那天看到了他结婚的消息,我只发了一条,恭喜你,祝百年好合。便删了他的微信,彻底断了跟他的最后一点联系。

在这个故事里,谁动心,谁就输了。

而我捧着一颗真心,输的一败涂地。

他是我的白月光,也是我的朱砂痣。

那么,至此,这个故事也该彻底遗忘了。

于是,便有了主角是花哥和秀姐的那篇《君不知》,动笔于当年,搁浅在过去,重新拾起在现在。


CP21首发。


而我,也能安然的说一句,祝安好。

同归




前世殊途 

今生同归 


人生在世,就是一场又一场的错过。 

而我只希望你,年华有限,莫再蹉跎。 



前世 

狐妖蓝X即将飞升捉妖师叶 


彼岸花开,妖红遍地。 

谁的错爱,谁的痴缠。 

他只是他千年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过了就忘。 

他却是他一生都无法得到的奢求,至死不悔。 



他修的是无情道,斩七情灭六欲,却无情又多情。

他爱这天下,这天下人。独独,不知道如何去爱他。

可是,在他死去的那一刻,即将成神的他却放弃了自己的神格,以此交换他的再入轮回。

他需要再走一条更艰难的飞升路,但幸好,他活了下来,可以再世为人。于他而言,这便是最好的了。



今生 

凡人蓝X下凡历劫上仙叶 

也许,一开始的遇见就是错。 

一步错,就步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