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不愿醒

BE专用马甲
热衷挖坑,随时准备弃坑落跑

喜欢的画手太太不接新。
委屈的哭出来ˊ_>ˋ

世事繁华一场梦,梦里谁许谁情深。

上一次写了普罗旺斯的薰衣草,下次写写斯里兰卡的薰衣草吧,毕竟总不能我的主角们都去一个地方看薰衣草吧,要是撞到了一起,那多尴尬(笑

白月光

白月光是我在瞿塘峡打空白画纸的时候从路上捡来的。

时候他还是七十多级,而我刚刚满级。骑着马路过那座桥后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清心,一时兴起转头回去看是谁,就看到了他。什么?为什么能确定是他?因为附近列表里只有他一朵花呀!

就这样认识了他,互相加了好友,偶尔好友频道聊聊天,慢慢的也熟悉了起来,可以算是亲友了。

后来,清明节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我的《九羊神功·断篇》还差最后一个,本来已经打算放弃,然而基友撺掇我在好友频道问一问有没有谁换的,我就顺手好友频道问了一句,他回复了我。

于是,我便入了队,去找他拿那个碎片。

我已经忘记了队伍里都有谁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我找到他的时候队伍里的人贴出我的ID问我是谁,他说,我是他情缘。

后来他总说,他用一本《九阳神功》换来了一个很好的情缘。

然而,始于玩笑的情缘关系,在我心里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虽然与他走过了很多地图看过了很多风景,也做过了苍山那个抱孩子的任务,曾经也有人试图挖我墙角而失败。我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后来就死了情缘,我也在那个区A了,去了其他服。

再过了很久,我回去过一段时间,此时他已经有了新的情缘,我便又去了其他服流浪。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说他准备A了,以后也不会再上了。我便回去了一趟,把一直欠着他的那个海誓山盟放给他了。

其实在他A了之后,断断续续的还是会跟他在微信上聊天。说起来,他的微信还是为了我特地去注册的呢。

然而,那天看到了他结婚的消息,我只发了一条,恭喜你,祝百年好合。便删了他的微信,彻底断了跟他的最后一点联系。

在这个故事里,谁动心,谁就输了。

而我捧着一颗真心,输的一败涂地。

他是我的白月光,也是我的朱砂痣。

那么,至此,这个故事也该彻底遗忘了。

于是,便有了主角是花哥和秀姐的那篇《君不知》,动笔于当年,搁浅在过去,重新拾起在现在。


CP21首发。


而我,也能安然的说一句,祝安好。

同归(暂定名)




前世殊途 

今生同归 


人生在世,就是一场又一场的错过。 

而我只希望你,年华有限,莫再蹉跎。 



前世 

狐妖蓝X即将飞升捉妖师叶 


彼岸花开,妖红遍地。 

谁的错爱,谁的痴缠。 

他只是他千年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过了就忘。 

他却是他一生都无法得到的奢求,至死不悔。 



他修的是无情道,斩七情灭六欲,却无情又多情。

他爱这天下,这天下人。独独,不知道如何去爱他。

可是,在他死去的那一刻,即将成神的他却放弃了自己的神格,以此交换他的再入轮回。

他需要再走一条更艰难的飞升路,但幸好,他活了下来,可以再世为人。于他而言,这便是最好的了。



今生 

凡人蓝X下凡历劫上仙叶 

也许,一开始的遇见就是错。 

一步错,就步步错。

再也讲不完的故事

有个人,我欠他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永远也讲不完了。

记录一个梦境

昨晚又梦到了舟。
仔细想想,因为我刻意的回避,那年毕业后至今,似乎已经有很多年没再见过他了,最近一两年,他却频繁的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面,依然是少年时的模样。
我最爱的模样。
不知道此生是否有再见的那一天。
就让他继续留在回忆里,做我最美的那个梦吧。

一个无人可讲的故事

有个故事,无人可讲,无处安放。

谁都不是他,谁都不可能是他。
与其说我心口的白月光朱砂痣是背着画卷挂件拿着大笛子的破军花哥,不如说,只是他。

最后的最后,这一切就只是个故事了。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画堂春》
cp 杜柔
名角杜明
大小姐唐柔

开始尝试着写他们的故事

民国背景,外国文化和传统文化的碰撞
一个只一眼就沦陷的故事

他们的过往,口口相传在说书人的故事里。
然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几分真几分假,早已无人能识。

“杜老板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唐公馆?”杜明在管家的指引下来到会客厅的时候,听到了眼前那个一身小洋装的女子这样问他。


十年前,她13岁,他16岁。她被家人送出国门,他开始登台唱戏。
十年后,她23岁,他26岁。她终于学成归来,他已成一代名角。
这段时间太过漫长,漫长到,他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曾经的那个小姑娘。
十年了,他们之间错过了十年。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可没想到,最终,他们还有相见的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