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不愿醒

热衷挖坑,随时准备弃坑落跑

一个无人可讲的故事

有个故事,无人可讲,无处安放。

谁都不是他,谁都不可能是他。
与其说我心口的白月光朱砂痣是背着画卷挂件拿着大笛子的破军花哥,不如说,只是他。

最后的最后,这一切就只是个故事了。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画堂春》
cp 杜柔
名角杜明
大小姐唐柔

开始尝试着写他们的故事

民国背景,外国文化和传统文化的碰撞
一个只一眼就沦陷的故事

他们的过往,口口相传在说书人的故事里。
然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几分真几分假,早已无人能识。

“杜老板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唐公馆?”杜明在管家的指引下来到会客厅的时候,听到了眼前那个一身小洋装的女子这样问他。


十年前,她13岁,他16岁。她被家人送出国门,他开始登台唱戏。
十年后,她23岁,他26岁。她终于学成归来,他已成一代名角。
这段时间太过漫长,漫长到,他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曾经的那个小姑娘。
十年了,他们之间错过了十年。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可没想到,最终,他们还有相见的这一天。

关于《人间八苦》的一些碎碎念


其实仔细想起来,人间八苦这个系列已经在我心里酝酿了很久,奈何笔力不够,就只能让它们一直在心底沉睡。
今天跟基友聊到再一起出一个阎判合志的时候,突然就闪过了这个念头,不如我们一起,把这个八苦系列写完,一人4篇正文+1篇番外,赶在cp20出一个突发本。
大概真的是赶突发本上瘾了,那种掐着时间交稿送印的惊心动魄的感觉,一直在心底留存着。
于是,《人间八苦》这本合志正式诞生。没有封面,正文还都只是一些大纲,而我这边的番外,决定将精修后的《不渡》放在其中。基友那边的番外,大概是开车吧?
自认写文很纠结,喜欢掐着原人设来写,这次要尝试着把他们两人放到不同的背景下去写不同的故事。
希望最后的成品出来后能让大家说一句,毁的不是很厉害。那我就很满足了。^_^

tag就暂时不打了,能否看到,一切随缘。

《心上莲》终于完稿,出了个本,这边就暂时不放文了。
写完这个故事真的感觉身体被掏空了ˊ_>ˋ
本子首发魔都百鬼夜行祭,参cp20。
嗯,过几天淘宝会开预售……大概……吧?

心上莲

去年年底开始动笔写的阴阳师同人,灯姐和小青青的cp。

其实还没写完ˊ_>ˋ

先放一点出来吧。

不定时更新。


+++++++++++++++++



佛前青灯燃

奈何本无缘

谁人苦叹息

心上一朵莲 



一·识

雷雨天的夜晚,闪电一道接一道的劈下,仿佛要破尽世间所有的迷障。
“吱呀——”有个人走进了山上的一间庙宇,推门而入的时候木门因为年久而发出了一声呻吟,惊扰到了正在佛前的蒲团上跪坐着的白发白衣的僧人。
他停下了口中吟诵着的佛经,转身看向了走进门的女子。她一身青衣,头发是比衣服颜色稍浅的淡青色,戴着几个白色绒球做成的发饰,手里拿着一把绘着淡青色花纹的白色油纸伞,伞尖还滴着水。大概是赶路途中突遇暴雨,虽然打了伞,却依然显得有点狼狈。她关上门后转身对僧人行礼,说到:“抱歉,打扰到大师了。外面的雨实在太大了。”
“无碍。施主就在这儿歇一晚吧。小庙简陋,施主不要嫌弃才是。”他还了一礼。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在下着雷雨的夜晚还是有点点凉意的。
僧人转回身继续对着面前的佛经,却有点被搅乱了心绪。不知是因为外面的雷雨,还是因为刚刚进门的人。

“大师想听个故事么?”他听到那个女子这样问他,“小女子很感谢大师,但是身无长物,唯有一技之长,就是说故事。这是小女子行走于世安身立命之本。”
很奇异的,原本不安宁的心绪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安定了下来,似乎他就在等着她的这句话。“请讲。”他放下手中的经书,面对着她。
“在很久以前,那时候还是个太平盛世,百鬼夜行也已经许久未曾出现了。”她缓缓开口,嗓音空灵,一如她以前讲故事的时候那样。




————未完·待续————

新的一年啦,该填的坑还是要开始填啦!再拖下去就真的一点填坑动力都没有了惹。

占个tag,过两天更文。
虽然我也不知道灯姐和小青青的cp名该叫什么……








最后想想还是叫青灯古佛吧,双青总是让我想起黑篮的那个双青cpˊ_>ˋ
















有个坏习惯,写文喜欢先写结局。这次也不例外。








放一段失眠睡不着的时候写的青灯古佛。








++++++++++++++++++++++++++++++






“后来呢?”她听到佛前的那个男人开口问到。


“后来呀,没有后来了呢。”青衣的女子娇笑了一声,说:“故事已经讲完了,我也该离开这里了。寺庙,本就不是我这个鬼能久呆的地方。多谢大师愿意聆听我的故事,我该去地府了。”青灯双手合十,向跪坐在佛前的白发男子行了一礼,起身退了出去。


她的一生都在讲述别人的故事,而这最后一个故事,则是她自己的,讲述者是她自己,听故事的人是他。这些过往,她还记得,他却已经遗忘,她只能以说故事的口吻讲述给他听。这个故事,关于她,也关于他。但这十丈红尘里的烟火人间,最后终究是与她无关,亦与他无关了。


屋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天边已经泛起了一丝鱼肚白。他看着站在门外身影渐渐变淡的青衣女子,一直无知无觉的心突然疼了起来。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便又闭上了。当她刚踏入庙中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这只是一个执,又称执念。因着未完成的事,执着的行走于人世间。也许,来给他讲这个故事,就是她生前最后的执念。


已经透明到几乎快看不出来的青衣女子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唇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眼神清澈透亮。“小青青,有缘再见了。”他仿佛看到她这样说着,然后消失在逐渐明亮的天色里。


在她消失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小巧的白色绒球,下面坠着一条淡青色的流苏,颜色像极了她的衣裳。

啊啊啊啊啊微博看到一个太太的青灯古佛超美!忍不住想开坑!

有很多东西想写,但是好像堵住了一样,满满的全都闷在胸口。最近只想写BE,各种各样的无可奈何,最后的结局只有错过。相爱又如何呢,敌不过的太多,并不是相爱就能一起走到暮雪白头的啊。
对爱情,彻底的陷入了悲观,我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
世事无常,一人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