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不愿醒

BE专用马甲
热衷挖坑,随时准备弃坑落跑

白月光

白月光是我在瞿塘峡打空白画纸的时候从路上捡来的。

时候他还是七十多级,而我刚刚满级。骑着马路过那座桥后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清心,一时兴起转头回去看是谁,就看到了他。什么?为什么能确定是他?因为附近列表里只有他一朵花呀!

就这样认识了他,互相加了好友,偶尔好友频道聊聊天,慢慢的也熟悉了起来,可以算是亲友了。

后来,清明节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我的《九羊神功·断篇》还差最后一个,本来已经打算放弃,然而基友撺掇我在好友频道问一问有没有谁换的,我就顺手好友频道问了一句,他回复了我。

于是,我便入了队,去找他拿那个碎片。

我已经忘记了队伍里都有谁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我找到他的时候队伍里的人贴出我的ID问我是谁,他说,我是他情缘。

后来他总说,他用一本《九阳神功》换来了一个很好的情缘。

然而,始于玩笑的情缘关系,在我心里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虽然与他走过了很多地图看过了很多风景,也做过了苍山那个抱孩子的任务,曾经也有人试图挖我墙角而失败。我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后来就死了情缘,我也在那个区A了,去了其他服。

再过了很久,我回去过一段时间,此时他已经有了新的情缘,我便又去了其他服流浪。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说他准备A了,以后也不会再上了。我便回去了一趟,把一直欠着他的那个海誓山盟放给他了。

其实在他A了之后,断断续续的还是会跟他在微信上聊天。说起来,他的微信还是为了我特地去注册的呢。

然而,那天看到了他结婚的消息,我只发了一条,恭喜你,祝百年好合。便删了他的微信,彻底断了跟他的最后一点联系。

在这个故事里,谁动心,谁就输了。

而我捧着一颗真心,输的一败涂地。

他是我的白月光,也是我的朱砂痣。

那么,至此,这个故事也该彻底遗忘了。

于是,便有了主角是花哥和秀姐的那篇《君不知》,动笔于当年,搁浅在过去,重新拾起在现在。


CP21首发。


而我,也能安然的说一句,祝安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