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不愿醒

热衷挖坑,随时准备弃坑落跑

一个无人可讲的故事

有个故事,无人可讲,无处安放。

谁都不是他,谁都不可能是他。
与其说我心口的白月光朱砂痣是背着画卷挂件拿着大笛子的破军花哥,不如说,只是他。

最后的最后,这一切就只是个故事了。

评论